首页 > 艺术家 > 丁立人 > 简介 >

 




简介

丁立人丁立人1.jpg

上海理工大学设计艺术学院教授,广东工业大学兼职教授,上海剪纸学会副主席,中国民间工艺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委员会会员。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剪纸研究会会员。上少造型研究会会员。1930年出生于浙江海门。六岁习画。曾就学于南京大学、山东大学及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他对中国的三代玉器、秦汉石刻、近代的木版年画、剪纸以及非洲、爱斯基摩人等艺术兴趣浓厚。主张艺术要充满生命力,而“杂交”是恢复艺术的唯一的办法。刘海栗(南京艺术学院院长)称丁立人为风格多变的画家。旅法画家赵无极认为:丁立人的艺术是中外传统艺术的浓缩的发展。作品曾多次在国内外进行展出,被国内外美术刊物专题介绍。河北教育出版社曾出版《名画家精品集——丁立人》。作品收藏于中国美术馆、中国美术学院、澳门文化司署、香港大一学院、河北教育出版社、人民美术出版总社以及国内外收藏家等。

1982年在上海画院举办“丁立人美术作品观摩展”;1989年在中央美术学院举办“丁立人美术作品展”;1991年参加由澳门文化司署主办的“上海三画家作品展”;1998年参加中国、加拿大的“世纪之门双年展”,参加上海刘海粟美术馆的“中国当代绘画联展”;2007年参加于德国柏林故事博物馆举办“丁立人艺术展”。

 

艺术生涯

丁立人六岁开始学画。五十年代初,高中毕业了,他考取了美术学院。但是,在学校只呆了几个月,就匆匆地离开了。因为他对绘画有自己的要求——开创一条艺术的新路。

艺术活动是一种虔诚的工作,虔诚度决定艺术品的质量。有人说:“艺术即道德”,是很有见地的。从事艺术就是追求真、善、美。丁立人对此早有觉悟。他向往的是单纯、真挚、朴素的境界,并不是精致、巧妙的技艺,所以,他选择的老师是史前艺术,、民间艺术、儿童的画及东西方卓越的艺术品。

六十年代初,丁立人的一幅版画有床单那么大,题材是乡间风俗,用翠绿的染料,印在暗黄色的牛皮纸上。刀法不加修饰,人物造型无拘无束,构图很简便,一切都象信手拈来。这样的画,给人以充分的自由感,是真正的艺术。他已经绕过了自然主义,摆脱了文人画,他走上了一条全新的路。

丁立人这些画是用两尺见方的宣纸画成的,有风景、静物、人物(其中人物占多数)。据他自己说,这些年来,他一直发奋作画,即使在“文革”时期也未停止过。在中国画坛上,凡是有才能的所有都能够把古代传统和现代精神结合起来,并且把东西方艺术熔于一炉,然后独树一帜地创造自己的新风格。从画面上可以看出,丁立人近几年在这方面所花的力量是很大的。

在信息时代,作品的民族面貌是容易被人忽略的。作品体现不出民族性,即使广泛摄取营养,获得高度技巧,也会淹没在世界艺海之中。有人认为:“有了民族性,才有世界性”,这是很有道理的。从丁立人的画中,依稀可见汉画的结构,魏画的造型,以及民间版画、年画的色彩,民族气息十分浓郁。这是由于他不仅热爱中国上、下数千年的民族美术,而且天南地北广泛收集、研究民间美术,日积月累,水到渠成。

丁立人除了绘画,还搞木雕、石刻、印章等,每个项目都有他自己鲜明的观念,崭新的面目。

 

 

 

大事记

丁立人(1930.6.5-)浙江椒江人。 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绘画系肄业。

1959年参加工作,为上海玩具厂、上海家具五金厂美术设计,上海教育出版社创作员,现任上海出版印刷专科学校美术系图案、装饰画教师,江苏美术出版社特邀编辑。擅长民间美术的研究,于福建、浙江、安徽、江苏、山东、河南等省考察纸偶、瓦饰及灶画,发表有《闽南纸扎偶人》、《灶头画》、《鲁西门柱石饰》等文。兼擅美术创作,作品曾在福州、厦门、杭州、南京、苏州等地展出。

1980年“丁立人作品观摩展”在上海中国画院展出。

1987年在郑州群众艺术馆举办“丁立人画展”。

1989年“丁立人美术作品展”在中央美术学院画廊举办。

1990年“丁立人画展”在日本浅沼画廊举办。

1991年参加澳门文化司主办的“上海三画家画展”。

1993年参加“当代彩墨六人展”。

1994年应邀在河南省鹤壁市教育学院讲学并举办画展。

1994年应聘广东工业大学兼职教授。

1997年参加在澳门举办的“十二届亚细亚画家联展”。

1998年在上海参加中国当代绘画联展。

1998年参加“世纪之星”双年展(中国·加拿大)。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美术学院和澳门文化司等机构收藏。

 

 

 

个人评价

他的作品之所以能够让更多的人喜欢,是因为其中渗透了他对艺术的执著与坦诚的人生情怀,这是他的作品中的魅力所在。当然,他又是一位非常认真的人,一直在研究中国的民间艺术与西方艺术,像海绵一样不断地把各种艺术精华吸收进来,然后在自己的创作过程中,把这些精华很自然地吸收,然后自如地转化为自己的绘画语言,所以在他的艺术创作中,他走过的道路,经过时间的检验,在如此繁复的图像语言中,能够感觉到他的作品很有分量,同时也很个人化,具有自己鲜明的特点。更重要的是,他的作品的品质是非常高的。具备了这些方面,一个画家就为这个时代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丁先生真正做到了生活在这个世界,而又能超越这个时代,但是还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他的作品中的现代人,是古代人的折射,画中的故事,不是简单的画面中的故事,而是画家个人情感中的故事,所以,他的作品是需要慢慢品味的,能够让观众得到视觉享受。所以,非常尊重丁先生这

种有境界的创造。————范迪安看了丁先生的作品之后,总结了四个字:厚拙、幽默。可能是和他接触的太久了,这四个字的评价也不自觉地和他平时在日常生活中的一些事情结合起来了。他作品中的“厚”表现在他把作品中所有的“巧”都转化到“厚”的底蕴当中去了,所以他的作品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随意,好像不做匠心安排,几乎是随心所欲的。作画肯定是要讨巧的,也有很多人都在追求这种“巧”,但是丁先生能把这种巧进行转化,用“拙”的方式来表现出来,这也是他对人生的厚度的一种向往。另外,他的作品还有一种幽默感。这可能与他本人有关,丁先生是我所认识的人当中最幽默的一位,他这种幽默的心态表现在作品中,包括作品中人物的造型以及作品的构图,都能够体现出来。他的心态非常平和,把艺术当作一件好玩的事情来对待。我的篆刻也受丁先生的启发很大,他对人生的态度都转化到创作中来了,因此我也受益不小。人类为了生存而奋斗了漫长的三千年,如今,已进入文明昌盛的世界。但回顾往昔,我们会怀着无限的敬意审视远古的艺术,那么会惊异地发现:我们古老的艺术,在粗犷中蕴含了多么深沉的内涵。丁立人在艺术道路上虽几经曲折最后毫不犹豫地汲取了民族艺术精髓,往返原始精神之中,他的艺术自然充满生机。—————石开

我和丁先生认识的时间不长,也就一两年的时间,但是我对他的印象非常深,他对艺术有一颗赤子之心,没有任何的矫饰。丁先生的为人也很实在,他的人生态度和艺术创作也一直处于一种自由状态中,但是他的自由状态与人生追求结合在一起,最终创造了这样的一种艺术境界,而这种境界是一般人很难达到的。在绘画界,有很多人都在刻苦地经营,这种经营一部分体现在对于作品的经营上,另一部分也体现在对于自身的经营上面,但是丁先生不存在这个问题。这一点非常难能可贵。————老甲

以前经常在报纸、杂志上看见丁先生的作品,还有丁先生的一些随笔,只是无缘见面。其实艺术本身确实没有什么可说的,但是艺术这个话题本身却有很多需要表述的内容。我个人有一个最大的感觉,就是赵之谦说的,世上有两种人能写好字,一是三岁稚子,还有一种是哲学大儒。在这两种情况中,我认为丁先生是两者兼有,但是可能更倾向于前者的形态。我觉得丁先生对生活充满了好奇心,其实这就是他的艺术最具活力之处。人到四十多岁以后,会越来越有感慨,其中最大的一个感慨就是生命的短迅,包括身边有的朋友,很有才气却英年早逝,这些对我都有触动。我觉得人类的家园意识特别能让我有感慨。看了丁先生的这些作品,他的作品给人的感觉是回到了绘画最朴实、本色的方面,虽然他研究了许多艺术门类,包括中国的民间艺术,西方的艺术,但是这种朴素一直保留在他的作品中,而且是在消化了自己研究的内容之后形成的自己的面貌。 另外,丁先生是一个很低调的人,在做了这么多艺术探索之后,最终又回到了艺术最真实的地方,也是回到了绘画本身最朴素的内容。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见他的绘画中非常本色之处。在当前的画坛实在是很少见。但是丁先生的画让我特别有感触,他的作品不适合表现宏大的主题,可是让人感觉最本色。这也是我个人非常喜欢丁先生作品的一个原因。

作品,一种是非职业画家的作品。而丁先生的作品中纯绘画的内容更多一些,朴素和烂漫的结合是最大的魅力,这种魅力还存在于他作品的真率中,这种真率从古代的一些优秀作品中都能找到,像画像石、木版年画中,但是在纸上作品中还很少见。他的这种平和的心态,也值得当今画界的许多人学习。作为艺术爱好者,在丁先生作品面前,我最大的一个感觉就是肃然起敬。————梅墨生

丁立人作品中的变形,更多的是一种平易近人、晓畅如歌的抒情表现,东方写意美学意义上的现实主义。他不追求意义,不想复制也不想解析这个世界,只是不断表达对这个世界的永恒惊奇和热爱,为心灵在朦胧的艺术创作中偶尔被照得遍体透明而欣喜。


他对于创作的想法与时代的标准不同,不能用标准的、大众的趣味去衡量他,他的思路一直是反常的,思维很自由,这种自由来自于他对于人生、文化的自信,这种自信不是盲目的自信,所以他的作品无论是古代题材的,还是现代题材的,感觉都很相似,这种相似就来源于他对于人生的态度。他的作品与西方乃至中国当代流行的绘画样式不同,而中国文化自身的血脉,通过丁先生这样的艺术家和文人,得以延续下来。————殷双喜丁先生的作品对我的影响很大,迄今为止,凡是不从事商业绘画而是进行艺术研究、思考的人,都会喜欢丁先生的作品。他的作品有很强的学者气,积淀着很深厚的人文修养,卢(沉)老师也多次说过,写意画要真正达到一种自由,是非常难的,尤其是人物画。————田黎明

以他的岁数,他还能做到思想不僵化,思维保持这么一种活跃的状态,实在很不容易。只有丁先生这样的人,才能画出这样的画来,也就是所谓的“风格即人”,他的作品中充满了稚拙天真的东西,是许多人努力想学都学不来的。学来的东西总是不真实,他的作品中没有一点矫饰以及技巧的炫耀。————王镛

 

 

 

 

 

 


李可染画院宣传片

李可染画院2016届高级研修班教学汇报展暨结业典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