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 综合艺术新闻 >

林风眠:东西艺术之前途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作者:未知   2017-06-02


    img-next.gif林风眠.jpg


    1962年的林风眠


    这个题目,表面看来,似乎很空大而且复杂。 (一)因为中国学术界对于东西艺术的构成,根本上同异之处,尚没有定论;(二)对于艺术上历史的观念太少,不能从过去经验中发现将来。有这两种原因,普通总觉得这种问题空泛得很,其实艺术界多数人的心理,总含着中国艺术复兴的希望。但一问到如何复兴?我们对于这个问题便不能不有一种具体的研究。简言之,要了解艺术如何复兴 必先研究艺术是如何构成?其次才能谈到东西两方艺术上根本的异同。


林风眠《花卉》1970年代 纸本设色 68x46cm 中华艺术宫藏.jpg


林风眠《花卉》1970年代 纸本设色 68x46cm 中华艺术宫藏


    一、艺术是如何构成的

    艺术是什么?这个答案,我们再不能从复杂的哲学的美学上去寻求一种不定的定义。我以为要解答这种问题,应从两方面观察:一方面寻求艺术之原始,而说明艺术之由来;一方面寻求艺术构成之根本方法,而说明其全体。


林风眠《春天》 1960年布面油彩 42x35cm 上海美术家协会藏.jpg


林风眠《春天》 1960年布面油彩 42x35cm 上海美术家协会藏


    艺术之原始,系人类情绪的一种冲动,以线形颜 色或声音举动之配合以表现于外面。斯宾塞谓艺术之原始是游戏,游戏是人类情绪上的一种冲动,这倒还说得下去;若谓在下等生物的生命里许多力量全消失于生命 之维持和继续,人类却在此项要求之外还有余力而产生艺术。这种论调把人类与其他动物产生艺术的分别点,立论在剩余之时间上,且以此解决人类有产生艺术之可 能,其他生物不能产生艺术,其理由很有可以讨论处。Schiller谓鸟之歌唱,不独是一种欲求的呼叫,其他如各种动物中有艺术创造之能力者很多,果由剩 余之时间而推论我们家中的家畜,其生活之力量全不费力,我们可否希望这类家畜,将有艺术上之创造。这是事实上绝对不可能的。


林风眠油画《渔村丰收》3473万元人民币成交,创下了艺术家个人的最高拍卖纪录.jpg


林风眠油画《渔村丰收》3473万元人民币成交,创下了艺术家个人的最高拍卖纪录


    艺术是情绪冲动之表现。但表现之方法,需要相当的形式,形式之演进是关乎经验及自身,增长与不增长,可能与不可能诸问题。人类对此两方面比较完备,在表现方法上,积成一种历史的观念,为群体之演进,个体之经验绝不随个体而消灭的。

    艺术为人类情绪的冲动,以一种相当的形式表现 在外面,由此可见艺术实系人类情绪得到调和或舒畅的一种方法。人类对着自己的情绪,只有两种对付的方法:前一种在自身或自身之外,寻求相当的形式,表露自 己的内的情绪,以求调和而产生艺术。后一种是在自身之内,设立一种假定,以信仰为达到满足的目的,强纳流动变化的情绪于固定的假定及信仰之中,以求安慰而产生宗教。宗教之构成,总含着特别的条件,而出世与超物质的思想,为其根本方法。埃及古代的宗教,因死灭的怀疑,精神上怀着一种死的恐怖,于事实上无可如 何之中,在自身之外,不能再寻求一种逃避的方法,因转而向内寻求逃避之方法,假定死后复生诸说以宗教信仰而信仰之。不独埃及是这样,即希伯来及佛教,其构成之方法全是如此。天堂之发现于隐意识之中,出世之寻求在宇宙之外,皆是知不可满足而强欲满足之,在情绪上寻求一种固定的安慰。


林风眠《三只梨》50年代 68x68cm 上海中国画院藏.jpg


林风眠《三只梨》50年代 68x68cm 上海中国画院藏


    艺术构成之根本方法,与宗教适相反。宗教与艺术同原始于人类情绪上之一种表现。艺术则适应情绪流动的性质,寻求一种相当的形式,在自身(如舞蹈歌唱诸类)或自身之外(如绘画雕刻装饰诸类)使实现理性与情绪之调和。

    艺术自身上之构成,一方面系情绪热烈的冲动, 他方面又不能不需要相当的形式而为表现或调和情绪的一种方法。形式的构成,不能不赖乎经验;经验之得来又全赖理性上之回想。艺术能与时代之潮流变化而增进 之,皆系艺术自身上构成的方法,比较固定的宗教完备得多。因此宗教只能适合于某时代,人类理性发达后,宗教自身实根本破产。某时代附属于宗教之艺术,起而替代宗教,实是自然的一种倾向。蔡元培先生所论以美育代宗教说,实是一种事实。


林风眠《鲜花》1975年 44x34cm 上海中国画院藏.jpg


林风眠《鲜花》1975年 44x34cm 上海中国画院藏


    二、东西艺术根本上之同异

    我们要研究东西艺术之同异,第一步当着手于历史的探求。西方文化起源于埃及、希腊,而伟大于文艺复兴时代。东方文化,以印度及中国为代表。中国的艺术,自印度之佛教输入后,产生一种新的倾向,这种倾向实可代表东方艺术。

    我们现在把东西两方艺术同异之点略加一个结 束。西方艺术是士以摹仿自然为中心,结果倾于写实一方面。东方艺术,是以描写想象为主,结果倾于写意一方面。艺术之构成,是由人类情绪上之冲动,而需要一 种相当的形式以表现之。前一种寻求表现的形式在自身之外,后一种寻求表现的形式在自身之内,方法之不同而表现在外部之形式,因趋于相异;因相异而各有所长 短,东西艺术之所以应沟通而调和便是这个缘故。

林风眠《菖兰》1961年 纸本水墨 66x69cm.jpg


林风眠《菖兰》1961年 纸本水墨 66x69cm


    三、调和东西艺术

    西方艺术,形式上之构成倾于客观一方面,常常 因为形式之过于发达,而缺少情绪之表现,把自身变成机械,把艺术变为印刷物。如近代古典派及自然主义末流的衰败,原因都是如此。东方艺术,形式上之构成, 倾于主观一方面。常常因为形式过于不发达,反而不能表现情绪上之所需求,把艺术陷于无聊吋消倦的戏笔,因此竟使艺术在社会上失去其相当的地位(如中国现 代)。其实西方艺术上之所短,正是东方艺术之所长,东方艺术之所短,正是西方艺术之所长。短长相补,世界新艺术之产生,正在目前,惟视吾人努力之方针耳。


林风眠《猫头鹰》 1960年代 纸本设色 45x45cm 中华艺术宫藏.jpg


林风眠《猫头鹰》 1960年代 纸本设色 45x45cm 中华艺术宫藏


    我们把过去的事实,以历史的观念统整之,不难 测艺术前途之倾向。埃及、希腊小文艺复兴时代,以及中国唐、宋诸代艺术,能丰富而且伟大,其原因固是很多;但主要问题,还是在艺术自身,是否有丰富与伟大 的可能,然后加以环境上相当的机会,才有伟大丰富事实上之发现。艺术是以情绪为发动之根本原素,但需要相当的方法来表现此种情绪的形式。形式之构成,不能 不经过一度理性之思考,以经验而完成之,艺术伟大时代,都是情绪与理性调和的时代。

    中国现代艺术,因构成之方法不发达,结果不能自由表现其情绪上之希求,因此当极力输入西方之所长,而期形式上之发达,调和吾人内部情绪上的需求,而实现中国艺术之复兴。一方面输入西方艺术根本上之方法,以历史观念而实行具体的介绍;一方面整理中国旧有之艺术,以贡献于世界。










李可染画院宣传片

李可染画院2016届高级研修班教学汇报展暨结业典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