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 综合艺术新闻 >

【油画欣赏】十幅难忘的夏日景象

来源:网络          2017-06-12


01

莫奈 罂粟花田(1873)

这是你在冬天里也常见到的“夏天”:这幅画的复制品被挂在数不清的客厅的墙壁上。漂亮的女人举着遮阳伞漫步,法国郊外的那些齐腰高的草地,夏天里漂流的、嗡嗡作响的热浪 - 这幅画将这一切送到了你的眼前。最近处的罂粟花被不成比例的放大,带来强烈的红颜色的冲击。画面的一些部分徘徊在抽象的边缘。母亲和孩子可能是莫奈的妻子和女儿。他在1874年的第一次印象派展览中展出了此画作,现在可能是世界上最受喜爱的绘画之一。

 

02

彼得·勃鲁盖尔 收割(1565)

高耸的小麦,身材丰满的农民,滑稽的谷堆:想象你走进这个神话般的夏末景观,像一个流浪的农民,发现成熟的梨子,散落的鸟儿,注意到远处的僧人在裸体沐浴 。开阔的路径将眼睛引导到遥远的距离。西方艺术的第一幅现代风景画就是这幅勃鲁盖尔的收割 - 全部是现实,没有寓言。它真的让你置身在现场,让你感受到所有这种温暖的气息。

 

03

爱德华·霍珀 二楼的阳光(1960)

这是夏天的暗面 - 在宽阔的阳光下的陌生与不适,这炎热之中的渴望和孤立。房子是典型的霍珀风格:白色的隔板、倾斜的屋顶、静静地对着钴蓝色的天空。太阳冲击着穿着黑衣的老太太和等待某人或某事的年轻女孩。但她们之间是一片孤独的空白。她们的关系是什么?为什么房子也朝向太阳,好像在看什么东西呢?树木在房子后方聚集起来,太阳穿过房间照到了后墙,室内空空如也。

 

04

克里森·科布克  腓特烈宫城堡屋脊(1834)

丹麦画家克里克里森·科布克爬上了屋顶,欣赏到令人赞叹的夏季景象。黑暗中的屋脊,清澈的蓝色水面,再前方的景观一致重复着这些横向的线条,模糊的条纹状的薄雾,静止的天空填满了四分之三的照片。这是一首赞美诗,歌颂着光和巨大的全景。照片不可能复制这种情景,然而这一切却有着两位冷漠的目击者:一个坚实的砖砌烟囱和一个阳光下发出金银两色的精美的尖顶,像之前一幅画的作者爱德华·霍珀一样。

 

05

艾萨克·列维坦 夏季傍晚(1899)

比起这幅散发着精美的光辉的油画,很难再想象一个更美丽的夏日傍晚画面。炎热的道路从凉爽的前景开始,隐含在观者站立的地方,并且横跨带着白天余温的空地延伸到远处的树木。这种感觉像秋天的尖芽已经萌出,带来夏天的结束。列维坦是“mood landscape”的大师,以轻柔的色彩捕捉到了俄罗斯乡下的低调美景。作为契诃夫的挚友和最喜欢的艺术家,他创作此画后几个月去世,享年39岁。

 

06

大卫·考克斯 莱尔沙滩(1854)

法国海岸的夏日,这就是这张画的样子,就如同布丹和莫奈所画。可是,实际上这幅画是在英国威尔士的海边,艺术家最喜欢的度假胜地的景象。David Cox是英国人,1855年左右就形成了这样的风格,早在法国印象派兴起之前。沙滩的开阔,如此清新、清凉,看起来好像沙子已经被颜料抓住了。在这种模糊的光线、空气和海水运动的朦胧中,艺术家完美地捕获了在海边的一天。

 

07

大卫·霍克尼 更大的水花(1967)

画家创造了如此强烈的夏天里的一个强烈形象,炙热里的唯一的逃脱办法是投入一个凉爽的游泳池中?霍奇尼的游泳者已经消失在深处,只留下散落的水花。这是60年代加利福尼亚的极美图解,炙热的中午,崭新的泳池,绽放的水结成凝固的混沌。“我花了两个礼拜,”霍克尼写道,“画这个持续了两秒钟的事件。”

 

08

布里奇特·赖利 To a Summer's Day(1980)

天蓝色,玫瑰色,紫罗兰和阳光黄:夏季颜色的条纹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扭曲,丝带状,穿过水平画布。这样的运动既像是波涛汹涌又像是颤动的麦田。并且每个波动产生略微不同的光学碰撞和温度。整个画面都在心灵和眼睛中振动起来,这是赖利的艺术精神,它反映出现实世界中没有任何东西保持静止的真相。作品的标题暗示了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画面给人的感觉与夏天的喜悦相似。

 

09

保罗·高更 大溪地景观(约1893年)

每个人都知道股票经纪人转身成为艺术家的传奇故事,高更放弃了家人,坐着香蕉船来到大溪地这块肥沃的温床,见到了他画中的那些性感迷人的女孩、原始雕像和奇怪水果。但是高更还用无与伦比的色彩强化了周围的风景。在这里,在绿色树林之间穿行的路径变成红色的黄金,通向一个被太阳晒黑的岩石山。靠近看,只有油彩的干燥迟钝并被压平在画布上。但是站在几寸远的地方,画面以一种鲜明壮丽的图形力量爆发出来。

 

10

夏尔丹 篮子与野草莓(1761)

这不只是一堆夏天的水果,而是整个鲜艳的快乐的高山。夏尔丹的这幅野草莓杰作充满了潜伏的热量,他的绘画奇迹般地模仿了浆果的温暖柔软的果肉,变魔术似的召唤出玻璃杯上凝结的银色水珠。他的画笔一遍又一遍光滑地涂抹着那只桃子、玻璃纸一样明亮的樱桃、塑造出水果圆润的风味。乍得喜爱夏尔丹所画的一切,你也会爱上他。狄德罗称他为“大魔术师”。普鲁斯特崇尚他将无生命物体带入生命中的技艺,如同唤醒“睡美人”一般。






李可染画院宣传片

李可染画院2016届高级研修班教学汇报展暨结业典礼